沉睡在幻想

【罗柯】 冬日

莫拉提:

*写给我亲爱的@哨子_whistle ,感谢她连日来的产粮投喂~~~~~~~!


(你真是天使~~~)




本来一直在咸鱼,直到前日大着胆着让太太打上角色tag,好安利新入坑的小伙伴,没想到太太同意了??【真是亲切 (⁎⁍̴̛ᴗ⁍̴̛⁎)


太太回信时,说翻过我的博客看到有粮食很高兴,我还以为是客套话,回了对方私讯后,才发现太太真的4天前关注过我  (;´༎ຶД༎ຶ`)(;´༎ຶД༎ຶ`)(;´༎ຶД༎ຶ`)


结果一时鸡血,就开了个头,写了个通宵(???),最后居然成功产出来了。。。


咸鱼如我,竟然还有一丝活命的希望  ಥ_ಥ






悄悄艾特@隼骐 ,之前我说还你两篇H,这个其实是其中一篇 ( ´▽` )ノ


另一篇就……暂时再拖着拖着(喂!






*全文 7,770字,基本都是黄色,童叟无欺 ;-)












冬日的阳光洋洋洒洒,橘色的柔光为寒冷的空气添上几分暖意,窗帘轻扬,黑发的青年悄然溜下床,离开暖和的被窝才敢伸了个懒腰。双人床上,白色的被子和床单包裹在一个睡得酣甜的男人,薄薄的唇微启,嘴角还挂着半干掉的口水痕迹。




罗高举过头的手臂悬在半空,目光游移在那个侧躺在床上的金发男人的脸庞,缓缓垂下双臂,转而摸了摸自己那头乌黑的短发。






伴随着微弱的滋滋声响,客厅顿时充满了诱人的香气,浓郁的咖啡豆醇香弥漫,罗眯着眼睛小呷一口,放下成套的情侣杯子,慢慢走回卧室。




床上的人嘴角堆满了笑意,深陷周公的温柔乡,罗上前捏了捏对方的脸颊,又曳动那个人的手臂,对方只是笑意更深,闭着的眼帘仿佛也笑了起来。罗停下动作,坐在床边,把手指探向对方的鼻间,又摸了摸对方脖子上的大动脉,最后托着腮帮子盯着动也不动的人,一言不发。








柔光渐渐变得有点刺眼,做好的早餐早已变凉,放入冰箱好些时候。




罗叠腿而坐,眼睛散漫地扫视着书籍的文字。兴许索然乏味,书本啪的一声被合起,罗像只慵懒的猎豹,慵懒又迅速地钻进被窝,带着一点的寒气,靠近那具安睡的身体。床上的人眉头蠕动,转过身体忽地张开手臂,将罗拥入怀中,亲昵地把头伏在对方的肩膀上,均匀的鼻息打在罗的脖侧。




图片(1)






「罗……?」




出乎意料的举动让罗西的声音听上去有点疑惑,红色的眼眸见到罗掀起被子的一角时,罗西的身体比思考快一步拉住罗的手臂。




罗下床的动作一顿,他慢慢转过头,对上罗西依旧迷茫的目光,仿佛现在正在挽留着人的是罗而不是他,罗禁不住莞尔。




罗挨近罗西,吻上他的唇,又是一个延绵的吻,向后退开时又不舍地啄了啄罗西的唇,温柔地注视着罗西。




「我去做饭,柯拉先生」




话刚落音,罗连忙补上一句:「很快就回来。」




接着亲了罗西的唇。




迅速地离开那个温暖得不得了的被窝子。






可罗还没走出房门,罗西就跟了上去,一路贴着罗的身边,拖着长长的白色被子,走到厨房。










准备就绪的炉火前,罗表情有点复杂,感受到后背那个人紧贴着的体温,似笑非笑。




罗其实不太在意被子抹干净了屋子的走廊,还是即将会浸淫在浓郁油烟之中,反正床单被子甚至床单上都沾着两个人的汗水口垂液和白色的液亻本,肯定要换新的。




正午的阳光由落地窗洒落在两个人身上。




身后的人卷着厚厚的被子,软柔的头发蹭着罗的背部,被子轻轻打落着罗的肩膀,仿佛在催促着他动作快点。




罗怀着人型暖炉的忧郁,轻轻叹着气,把小牛排放入平底锅里。










丰盛同时简便的午餐并没有耗罗太多时间,热烘烘的土豆泥和香喷喷的小蕜肋就上碟了。罗放下餐具和盘子后,让背后灵般的罗西好好坐到椅子上。




然后被那个人不愿意露出手拿餐具吃饭气得嘴角抽搐。




罗的脾气一向不错,尤其对着那个时而成熟,时而罗西三岁的男人,罗的量器犹如浩瀚的宇宙。那个虚假的笑脸演技十足的堆满了笑意,甚至眼睛都在笑,吱咔吱咔地把小牛排切成小块,随即用汤匙舀起土豆泥,递至罗西的嘴边。罗西配合地张开了嘴,罗一边往对方的嘴里倒进食物,另一只闲着的手摸索着被子包裹着的口子,一点一点地突入。




一口又一口的喂食过程中,罗又是捏又是摸,心里爽了个遍。罗西虽有不满,但奈何不了罗,又不愿让手离开暖洋洋的被子,以至最后被人欺身压上,唇对唇把一半的食物以舌头的方式喂食,也不能吭半点声。




罗第一次感受到吃东西可以富足心灵。










一顿饭下来,罗要清洗碟盘锅子,就让罗西先回到床上等着。肚子填满了,罗西的脸色潮红,身体也热起来。罗笑笑地捏了捏同样红透了的耳朵,姆指摸着柔软的耳垂。




罗西皮肤本来就很白,一旦染红起来,就变成更加好看的粉色。




罗收拾餐具的过程中,弯腰要了一个吻,接着麻利地溜到厨房。罗西摇了摇头,一摆一摆地拖着被子回到卧室。身体刚刚拥抱软绵的大床,仿佛被慑去心神,完全爬不起来,意识很快变得断断续续。






罗急忙处理好厨房用具,兴高采烈地回到卧室,走近床边,就看到貌似不省人事的罗西。罗抱着手臂站在床边静静地瞧着,罗西的唇忽地动了动,发出一阵模糊的呓语。




罗笑了,悄悄地垂下手臂。




温暖的被窝倏地扬起一度大口子,罗西的皱头立刻皱起来,鼻子都跟着皱起来,尽管那个决口很快就重新合上,带着寒气和一个入侵者。




罗西一个激灵,终究冷得醒过来。




图片(2)












具体做了多久,又做了多少回,罗西拒绝去数。




最后罗西瘫在床上,被罗抱起到浴室。




图片(3)








罗西迷迷糊糊地坐在沙发上,背完全陷进去背垫,睁睁合合的眼皮昏昏欲睡,意识随时断开。




罗西没有印象自己怎么换上衣服,又是怎么来到沙发,或许是罗揩着油替他穿好的,或者是他一边阻止着罗的骚扰一边胡乱套到身上。




罗西想着想着,甚至自己在想什么都忘记了,眼帘再一次合起来。
















「……拉……柯拉……生……柯拉先生……」




大概有什么人叫着自己的名字,罗西皱了皱眉头,缓缓张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是罗帅气的脸庞。




这个臭小鬼虽然毫无节制,不过他真的长得俊悄。




罗西的思绪围绕着抱怨和赞美罗之间,对方在自己脸颊落下一个吻,然后一条红色的长形东西快速掠过自己的视线,围到脖子上。




「我订了餐厅,差不多是时候出发吃晚饭。」




罗西「嗯」地应了一声,谨谨真的只是「嗯」的意思,他根本没有听懂罗在说什么。




罗西在罗的悉心且严格照料下,早睡早起,每天精力充沛,现在这种发呆的傻样可不多见——除非床上运动。罗没有做那种事情时录影的不良嗜好,罗西愣愣的模样实在太可爱过头,可爱得罗忍不住掏出手机接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十多分钟过去,罗西总算真的清醒过来了,刚从沙发的诱惑中站起来,罗已经拿着一些东西走到他面着,半分钟后已经替他套上了红色毛绒帽子和暖和的手套。




「走啰,柯拉先生?」




罗拉着罗西,让他勾住罗自己的手臂,离开了屋子。




寒风冷咧,地上堆着积雪,放眼过去,屋顶铺着一层银白,在黑夜中泛着幽幽的光芒。




两个人哒哒在雪中世界漫步,没多久,天空泛起了雪花,温柔地落在地面,街灯,房屋的瓦片,以及罗和罗西两个人身上。




罗西不由主自地裹紧了衣服,他虽然喜欢雪,但不喜欢寒冷的天气。




见到同行的人一次又一次缩起肩膀,把脖子缩得越来越短,罗脱下手套,沙沙搓揉掌心,然后捂到罗西红扑扑的脸上。




罗西的眼眶红红的,鼻尖红得像圣诞老人的驯鹿。罗轻轻放下手,呼了口热气困在掌心中,又搓了起来,然后捂在罗西冰凉的脸颊。




来回几次,罗西的脸捂热了,罗西却不满地拒绝罗的好意,说这样子罗会冻伤的。




说罢,罗西突然脱下一个手套,拉过罗的手腕,两只手一起插进自己大衣的口袋。




白雪皑皑,两人走在银色的街道上,温和的口袋中,两手悄悄地十指相扣。




End.



评论

热度(41)

  1. 沉睡在幻想莫拉提 转载了此文字